所属频道: 首页 > 电商营销 > 牧原股份被疑虚增利润39亿究竟是否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牧原股份被疑虚增利润39亿究竟是否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来源:东方财富发表时间:2022-07-17 15:03

沐元股份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

日前,有媒体刊文质疑,因2021年财报中短提39亿元存货跌价准备,沐源股份涉嫌虚增利润约39亿元对此,沐元股份也迅速做出了回应如何看待质疑和被质疑

核心问题与牧原股份的回应

媒体称,当‘哺乳猪’转化为‘育肥猪’时,牧元股份的成本约为600元/头,此时的平均体重约为29公斤利用行业公式和我们得到的数据,可以计算出这些猪的真实成本为1777.6元/头与年审机构披露的饲养成本1559.53元相比,高出218元那么每头育肥猪要‘计提’218元,总金额约39亿元

文中的核心公式是:育肥期饲养成本=增重╳料肉比╳饲料价格╳

根据计算和公开数据,媒体得到如下结论:保育猪整体增重89.7 kg,料肉比为2.9,饲料价格为3元/kg,除饲料和折旧以外的其他成本/饲料成本为0.389,折旧成本/饲料成本为0.12。

因此,育肥期的饲养成本计算为=89.7╳2.9╳3╳ =1177.6元。

出售时的饲养成本=育雏末期成本+育肥期饲养成本=600+1177.6=1777.6元。

此后,沐元股份主要对上述公式中的三个参数进行了回应。

牧原股份表示,其中三个参数:增重,饲料价格,均与公司实际情况不符。

第一,2021年末减值计算过程中,公司使用的育肥猪预计销售体重为110kg,也是公司上市商品猪的实际平均体重水平,并非文中所说的118.7kg,公司预测平均售价14.3元/公斤,农业农村部测算的2022年1—4月生猪价格高于公司预测平均售价本公司在减值测试中使用的预计售价与实际情况基本一致,因此是审慎的

其次,公司在2021年末进行生物资产减值测试过程中,使用的饲料价格是根据公司库存原料成本和加工成本计算的,低于本文中饲料平均价格3元/公斤。

再次,文章中抽样的成本系数为:该系数通过间接法粗略估算除饲料成本外的其他成本之和,而公司在计算过程中根据预期成本直接估算成本。

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真的有必要吗。

前一天5月18日,深交所发布了关于沐元股份2021年年报的问询函此后,沐元股份对问询函进行了回复,同时,沐元股份的年度审计机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也对问询函进行了专项回复

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在专项回复中表示,经测算,报告期末公司消耗性生物资产未发生减值,未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符合公司实际情况和行业发展,符合企业会计准则。

那么,沐源需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吗。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教授袁敏在接受该报采访时表示,是否需要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很容易计算据袁敏测算,2021年牧源股份一头猪的成本约为1538.67元,其中大部分育肥猪将于2022年一季度出栏,之后实现的加权平均售价仅为每头猪1299.59元左右经数据核实,公司成本高于售价,未来可变现价值无法覆盖成本,应进行减值袁敏提醒,有一个如何验证的问题用2022年一季度的数据来验证,有点马后炮站在年报日期,很难对未来猪价涨跌做出准确判断

从逻辑上来说,是否提减值要和未来可变现净值进行比较以育肥猪为例,从成本角度看,期末单只股票成本为1137.91元,计算未来可变现净值用未来销售实现的价格减去饲养商品猪从最终状态到可销售状态期间发生的单次饲养成本421.62元,则单次销售成本为13.40元袁敏指出,如果质疑沐元股份是否应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则应将1137.91元的成本与1137.98元的可变现价值进行比较,根据沐元股份的数据,不需要计提,如果是基于后来实际实现的售价,则需要计提

袁敏表示,文章中质疑直接计量成本,通过成本判断是否需要计提减值,逻辑上有点问题理论上,减值的必要性不是通过比较公司的成本和第三方的估计成本,而是通过比较公司已经发生的成本和未来的可变现价值如果有疑问,应该是未来商品猪的价格,比如1573元/头能否实现,以及从现在的育肥猪到以后出栏要花多少钱,比如421.62元够不够但文中计算的结果在方法论上总体是正确的文章算出来是39亿,我算出来大概是34亿如果参考同业的种猪减值,总额可能超过50亿元袁敏说

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牧原股份实现营业收入788.9亿元,归母净利润69.04亿元,利润总额76.1亿元分季度看,第三季度,沐源股份净亏损8.2亿元,第四季度,净亏损18亿元

牧原股份2021年会计利润及所得税费用调整过程数据显示,2021年利润总额为76.1亿元

2021年沐源股份各季度主要财务指标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均处于亏损状态

第四季度的数据接最近几年报日期如果第四季度是亏损的,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收入无法覆盖成本,那么可以大概率推断12月31日也应该计提减值袁敏提醒,需要注意的是,减值的计提是一个会计问题,本质上不会影响现金流他指出,考虑到猪的生长周期约为180天,处于育肥阶段的猪大约需要16周才能出栏,即大部分处于期末育肥阶段的猪将在2022年第一季度出栏是否有亏损,可以通过市场数据来验证换句话说,计提减值准备就是为未来的损失打基础,假设一头猪丢了200元在猪还没有卖出去之前,可以用预估的方式通过计提减值准备反映在利润表中,也就是将损失提前到2021年如果不计提减值准备,该损失将在2022年第一季度生猪销售时体现出来

牧原2022年一季报显示,营业收入182.78亿元,归母净利润—51.8亿元,同比下滑174.4%。

2021年年报,剔除存货跌价准备,理论上不会对二级市场股价产生很大影响,因为不影响现金流但从会计角度来说,肯定是减值了袁敏说

截至6月15日收盘,沐元股份报53.62元/股,当日下跌1.25%,6月14日沐元股份上涨1.32%。

如何评价沐元股份的回应。

袁敏说,文章的估计有误差,但误差不会改变基本结果去年第四季度和今年第一季度亏损的原因是收入不能覆盖成本从会计角度来看,与可变现价值相比,可变现价值低于成本,因此应当对其差额进行减值未来的猪肉价格没有办法控制,但事实证明,猪肉价格一直在下跌如果是按照市场的未来价格来计算,就必须计提

他指出,根据公司的回复,2021年第四季度商品猪总成本为15.25元/公斤如果一头商品猪为110公斤,那么一头猪的实际成本为1677.5元,高于该公司宣称的售价1573元经过计算,每头猪需要贬值100元年末生猪存栏量为3535.1万头如果未来猪肉价格保持不变

2021年牧元经营业绩,季度成本变化,生猪市场价格变化表格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牧元商品猪总成本为15.25元/公斤

2021年底,牧源生猪存栏结果表格显示,牧原股份年末总存栏量为3535.1万头猪

另外,后期市场显示猪肉价格一直在下降,按照售价计算中间肯定会有减值当然,计算中也有一些不确定因素比如牧源股份,不仅卖商品猪,还卖种猪和仔猪,种猪和仔猪的毛利率会高很多如果公司销售的生猪商品结构不同,会影响估算结果的准确性从历史经验来看,牧原股份绝大部分是商品猪,其中2021年将有92%左右出售因此可以推测,目前存栏的猪,未来大部分会作为商品猪出售,即使相关计算出现误差,也不会改变基本结果

农林渔业企业审计中的常见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农林牧渔企业的存货审计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

袁敏说,在审计中,生物资产的存货清点有很大的空间,因为数量巨大,很多生物资产很难完全清点如果公司的盘点制度设计和执行不到位,会导致生物资产出现较大误差另外,审计通常是监督,也就是对库存的监督,就是对客户的库存活动进行监督,通常也是通过抽样的方法来反推样本总量至少有两个方面可以关注第一,客户的操作存货日不是报告日,两者之间有一定的时间间隔,可以提供操作空间,另一种是审计抽样如果取样方法和样本选择有问题,也会影响最终结果袁敏说

责任编辑:安远

本文网址:http://www.anxinh.cn/dsyx/61620.html

fold